你的位置:久久精品视频18国产 > 精品系列 >
奥陌陌:“巡山小妖”“大雪茄”的启示
发布日期:2021-10-27 22:06    点击次数:124

引导阅读

谁是奥莫·莫?圈子之外,知道这位先生名字的人可能不多。相信是行星际来客,但很难理解为什么,而且悠闲,无处可见。Omo Mo长约400米,长宽比约10倍。它是一个比例为10: 1: 1的三轴椭球体。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观测和记录的太阳系外天体。

Omo Mo最大的悬念是通过近日点后沿轨道方向加速。如果加速现象不能用非智能的原因来解释,就没有理由排除智能创造的可能性。事实上,如果有来自部门外的访客,成为智能访客的可能性应该不低于非智能访客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Omo Mo不仅是第一个外部对象,也是第一个创造历史的外部智能使者。

注:风云语音的内容可以语音播放!读者可以下载讯飞音频APP,收听微信官方账号,找到“风云之声”,在线收听~

谁是奥莫·莫?圈子之外,知道这位先生名字的人可能不多。相信是行星际来客,但很难理解为什么,而且悠闲,无处可见。曾有一段时间,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空看到了快速移动的光影传说,但从未被正式观测和记录。

终于,神秘的奥陌陌被科学家拍到了影像、测得了运动数据,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确切观测、记录到的首个太阳系外来客体。最后,神秘的Omo Mo被科学家拍摄下来,用运动数据进行测量,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观测并记录的太阳系外天体。

其一,“敖莫莫”是其君。

2017年9月19日,夏威夷大学的Robert Weryk等人首次发现,他们正在使用美国宇航局资助的Pan-star S1望远镜跟踪可能对地球构成威胁的近地天体。这项专业成就于2017年11月20日首次发表在《自然》杂志上,标题为“来自一颗红色且极其细长的星际小行星的短暂访问”。Pan-STARRS团队用夏威夷方言给来访者起了个绰号叫Oumuamua,意思是“第一个远道而来的信使”;国际天文学联盟(IAU)将其命名为1i/2017U1,这是2017年10月下半月发现的第一个星际天体。“我”是IAU的新命名系列,与现有的A(小行星)和C(彗星)并列。中国国家科技术语审定委员会巧妙地将其别称翻译为“奥莫莫”——“神秘的陌生人”。

2017年11月27日,美国宇航局官网以“太阳系第一位让科学家眼花缭乱的恒星访客”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:天文圈在系外观测到一个“石头”、“雪茄状”和“有点暗红色”的入侵者,并称“这是一个历史性发现”。

根据第一篇论文的介绍,Omo Mo长约400米,长宽比约10倍。它是一个10: 1: 1的三轴椭球体。在太阳系已知的75万颗小行星和彗星中,没有一颗具有如此极端的形状,后者的最大长宽比是3-4倍。因此,有人称奥莫·阿莫为“大雪茄”。

在2017年10月19日第一次发现Omo Mo后,发现者搜索数据,找到了前一天18日拍摄的图像。几天后,欧洲/之后,世界各地的天文台紧急投入观测,美国的两台望远镜哈勃和斯皮策也加入了跟踪。

根据10月份各地望远镜获得的数十个数据,研究人员计算出Omo进入太阳系的角度几乎与太阳系平面垂直,双曲轨道偏心率接近1.2,速度约为26公里/秒,近日点发生在9月9日。虽然曾经与太阳的距离接近0.25天文单位,但所有望远镜都没有发现任何彗差的迹象,说明Omo Mo不是彗星,更像是一个小石头或金属天体。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,这个人有一个规则的亮度变化高达10次,这被解释为每7.3小时绕他的轴旋转一次。

2018年6月8日,NASA老将伊丽莎白·兰道发表了一篇名为《追逐Omo Mo Mo》的短文,解释了翻滚是如何带来亮度变化的:当它的整个长度面向地球时,看起来最亮,当它指向地球时,它的亮度变得暗淡。本文还给出了另外两个信息:第一,无法用重力解释的加速度已经测量出来;其次,Omo Mo自2018年1月以来一直未被观察到。

对于无法解释的“非重力加速度”,包括第一个发现者在内的来自世界各地的17位研究人员于2018年6月27日在NATURE上介绍了“轨道上的非重力加速度”这一话题。基于对来自地面和空间的数百个数据的分析,考虑了太阳主带中最大的16个天体、八颗行星、月球、冥王星和小行星、相对论效应和所有可能的偏差。

美国绕日轨道望远镜斯皮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红外望远镜,具有远红外波段观测功能。也就是说,无论物体有多冷或多暗,都逃不过它的眼睛。2018年11月14日NASA官网信息:从2018年9月初开始,斯皮策就按照预测路径跟踪Omo Mo两个月。文章说Omo Mo太弱了,斯皮策检测不到。也就是说,在2017年10月被观察之后,差不多一年过去了,没有人反抗承认Omo Mo丢失;以人类目前的技术,是不可能追踪到它的下落的。

二是无法解释的异常加速。

尽管有许多新奇之处,但Omo Mo最大的悬念是通过近日点后沿轨道的加速度。因为如果我们只依靠重力,我们奔向太阳的时候会加速,在近日点之后离开太阳的时候,同样的重力应该会让它减速。目前主要有两种解释:彗星喷射和光帆。

在发现Omo Mo的时候,根据后续几台望远镜的观测,发现它没有彗星尾,也没有喷流,判断是石头或者金属质地,刻度也是经过校准的。但是为了解释异常加速,据说如果它内部有其他可以气化的物质,如果被太阳加热,会放出意想不到的气体,可以解释奇怪的加速。在这种解释下,如果无法测量的射流能使其产生可观测的加速度,就要求它更小。这种对小尺寸的要求,符合一些人对斯皮策失踪目标的解释:确信轨道预测准确有力的斯皮策无法探测到,所以可能不会把Omo推回那么大,甚至推测其规模可能小到100米。

显然,这个解释有些牵强。科学研究必须用理论解释事实,而不是为了适应理论而改变事实。

2018年11月,哈佛大学天文系主任Avi Leob和同事Shmuel Bialy在《天体物理学快报》上发表文章称,根据人类现有的知识,只有光帆在太阳光压力下的加速才能解释Omo Mo的异常行为。本文否定了喷流理论,认为喷流会使Omo Mo滚转更严重。认为Omo Mo要么是外星人大规模装备被摧毁后的光帆碎片,要么就是系外人造飞船自带光帆。笔者认为,只要我们承认滚动,也不利于解释光帆。

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哈佛学者的观点。支持者认为,将Omo Mo视为外星智慧造物显然更为合理。反对: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其为外星人,应基于现有知识进行解释;用外星人来解释科学现象是荒谬的。

事实上,如果我们不能用非智能的原因来解释加速现象,就没有理由排除智能创造的可能性。事实上,如果有来自部门外的访客,成为智能访客的可能性应该不低于非智能访客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Omo Mo不仅是第一个外部对象,也是第一个创造历史的外部智能使者。

第三,费米悖论之谜。

当人类掌握了探索宇宙的技术后,他们从未停止过寻找宇宙的智能同伴,但他们从未相互联系过。1950年,物理学家费米在与同行讨论外星人问题时问了一个著名的问题:“他们都在哪里?”这个问题的背景是,按照平庸的原理——地球没有什么特别的,它只是一颗普通的行星,围绕着银河系中一颗普通的恒星和太阳运行——估计银河系中应该有大量的智慧生命,许多文明应该比地球高得多,但地球人在使用了所有的技术手段后,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这个问题叫做费米悖论。

关于费米悖论有很多解释和猜想,比如大漏斗理论、动物园理论、文明锁理论、多元宇宙理论、三型文明理论、文明自毁理论等等。

大漏斗理论表示,在宇宙智慧文明的进化过程中,有必要通过一些漏斗的狭窄颈部,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并生存文明,但我们不能通过并摧毁文明。关注或相信漏斗说者总是纠结于这个窄脖子在哪里,究竟是地球上的人类已经过了窄脖子,还是宇宙中有文明可以过这个窄脖子?如果我们发现这样一个文明,我们可以给地球上的人们信心,他们会有一个未来。

根据动物园的说法,地球可能是更高级别的宇宙智慧生物的实验场所,人类是他们在这个星球上圈养的动物。地球人的智力水平太低,不可能和高级俘虏说话,俘虏也懒得和自己圈养的动物说话。

根据文明锁门理论,宇宙中的许多智慧生命可能被锁在自己的生存环境中,例如,在厚厚的冰壳下的水中,所以它们无法冲出冰壳与外界交流,地球上的人自然很难找到它们。

根据多元宇宙理论,宇宙是多维的、多重的,地球只有三维空。其他高级智能可能在四维以上的宇宙中,地球上的人根本无法感知它们。

根据三型文明理论,宇宙文明有三种形式。最低级的I型文明只掌握了在自己星球上使用能源的技术;第二类文明可以开发和利用其恒星系统中的恒星能量。三型文明可以自由使用宇宙中其他恒星的能量。地球处于I型文明阶段,所使用的能量水平不足以将其带出其所在的星系,对于更高级的地外文明的技术也难以理解。

文明的自毁论认为,文明不可能发展到更高的层次,因为当它发展到一定程度时,就会不受控制地自毁。这种说法与地球文明的现状相当吻合:似乎在自毁,没有突破的希望。

第四,信使的启示。

远方的信使Omo Mo透露了什么信息?笔者认为它至少带来以下启示。

第一,根据Omo Mo的观测数据,至少它来自于在尺度和速度上与我们文明相当的三维智能世界,或者至少它可以把速度降低,把维度降低到我们可以观测到的顺序。呈现给智障者的信息,是未来通过大漏斗窄脖子的可能性,是立体同伴存在的可能性,是文明可以突破的慰藉。

第二,如果地球是一个智力先进的动物园,至少可能不是唯一的动物园。或者说,“王”至少派了喜欢翻跟头的“小恶魔”去“巡山”。

第三,只测量几个点的速度和短轨迹,逻辑外推其他轨道,从而判断它可能来自哪里,往哪里走。“火星轨道于11月1日左右经过……将于2018年5月经过木星轨道,2019年1月飞出土星轨道”等。,但不知道它在接近太阳系之前是否有刹车,消失在视野后是否增加到更高的速度,或者没有。我们的“强大”望远镜找不到它,不一定是因为它又冷又弱,还因为它不在预期的轨道上。

第四,绕过太阳后,一直在加速。是因为它配备了我们无法理解的利用恒星能量的技术,还是因为它有自己无法理解的能量?

五是形式的启蒙。根据观察和判断,Omo Mo的表面是由石头或金属制成的,可能“由于1亿年的宇宙辐射而变红”。这启示我们,自然恒星在碰撞、爆炸、燃烧中形成的火金刚壳,或许才是开启太空星舰的正确方式。在讨论霍金“破星”计划是否可行时,曾有人提出,当人造飞行器离开强太阳磁场保护,进入行星际空间空时,其所使用的材料可能无法抵挡遍布道路的质子等宇宙射线的攻击。目前只有“旅行者1号”和“旅行者2号”两种小型飞行器到达了太阳磁层边缘,人类对磁层周围空之间的物理环境并不清楚。等待这两个小旅行者发回观察报告,或者他们有多大的能力继续发回观察报告还不得而知。但是,Omo Mo的出现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:进入星际空间空,用自然、坚固的小天体作为外壳可能是更重要的选择。刘被改编成电影,即将上映的科幻小说《流浪地球》中出现了宇宙飞船派和地球派的争执,这也暗示了这个道理。

如果不是智能创造,很难理解10: 1: 1的细长结构绕着它的短轴滚动,因为它在长途旅行中需要很强的抗拉强度。如果是系外物,很容易理解:雪茄形的条状有利于减少长途航行时的辐射和碰撞伤害;至于翻筋斗,很可能是暂时使用了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技术,也可能只是“巡山妖”的一时无聊玩法。

背景简介:本文作者范春萍,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科学院编审/教授;《深空探测学报》常务编委。文章2018年12月22日发表于科技日报社旗下国家级科普全媒体平台《科普时报》(mp.weixin.qq.com/s/y9fxWfQMYPMDTqr0kqI3VA),风云之声获授权转载。责任编辑:吴啟然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