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久久精品视频18国产 > 精品系列 >
奇:败家子都是来讨债的!一世讨不完,下一世继续追债(因果可怖)
发布日期:2021-10-27 21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07
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,都有很多轮回转世的例子。

不聚,不来无债,杀人还债。有抬头三尺的神,没有人能逃过神的眼睛。

李福燕在《续玄怪录》中描写了党女讨债的故事。

党氏女,陕西通州韩城县之川南村人。

此前,有一个叫林如彬的人住在知川。元朝初年,一个叫王兰的外国人用几百万美元做茶叶生意,租了林如彬的房子几年。

在知川的那些年里,他一个人去,没有朋友和亲戚。

有一天,王兰因病卧床不起,林如彬早就盯上了王兰的钱。这是一个机会,所以他杀了王兰,把几百万的资产据为己有。

钱一到手,拉什一家的生活立马变好了,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堪比公仆,车马奴隶。

同年,林家也生下了一个男婴,玲珑可爱。孔融和韦杰小时候的智力虽然已经很奇怪了,但是却比不上这个孩子。

家里人说连珍珠和碧玉都配不上这个孩子,于是起了个名字叫宇通。

林家还生了一个男婴,玲珑可爱(示意图:宋代部分画作)。

林如彬的家人很喜欢这个孩子,吃饭穿衣,每天都要花好几块钱。如果你觉得不舒服,或者求一个女巫,或者拜佛菩萨,你会毫不犹豫地在一天内花光你所有的财产。

稍大一点,宇通经常穿着高贵的衣服和马出去玩。和其他少年交朋友,日日在餐厅唱歌,花大钱,虽然是狂热分子,但都很佩服玉仔的慷慨。

经过这一折腾,林如彬的家产略有下降,加之有些年份土地收成不好,她甚至不得不借钱支撑来年的收租。

又十年(815年),宇通暴亡,按年卒未满十岁。宇通去世后,林如彬夫妻痛苦万分,哭声传得很远。甚至路人都深感难过,想用自己来代替。

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,加上她家族生意的不断下滑,也让林如彬病入膏肓。

对于玉通的丧葬用品,从给和尚寺庙布施,到买祭品等用品,再到设宴请乐队,都要尽量用家里仅剩的少量财物来供养。而且,每次孩子死了,他总会施舍,招待和尚去追求祭祀。

就这样,这个家庭逐渐变穷,回到了以前的困境。

唐文宗太和三年(829年)秋,也就是宇通死后十四年,一个叫赵璇的和尚,到一个叫党的人家门口讨饭。

这时,门外传来一个十三四岁女孩的声音:“我家暂时出去了,不能和你一起吃饭。然而,在这里以北几英里有一个叫知川店的地方,住着一个叫林的家庭。今天是他们死去儿子的纪念日,所以他们应该大吃大喝。师父,你去了,他们一定很高兴,会好好待你的。”

罩轩隔着门问:“姑娘,在你这个年纪,你不应该是一个经常在城镇之间走动的人。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消息?”

女人笑着说:“他们家死去的儿子就是我前世。”

罩轩非常惊讶。当她想再问的时候,那个女人已经进屋了。

一个叫罩轩的和尚去一个叫党的人家门口讨饭(示意图:[清]金农画)。

宣听了党夫人的话,到林家去了。她一进巷子,就看到一条宽大的窗帘,巷子里摆了很多宴席。当我们到达门口时,人们很高兴看到赵璇,一个和尚。敬礼后请坐在里面。

宴会结束后,林如彬想起了去世十多年的儿子,失去了她的心。

罩轩说:“我看到你非常想念你死去的儿子,所以你想看看他转世后的样子吗?”

林鲁宾大吃一惊,赵璇把他以前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他。

林如彬立即赶到党家要求见面。党家的父母告诉女儿,她不会出来。虽然被拒绝了,但林如彬对这件事还是比较信服的。他觉得可能是因为没和老婆一起来,开始空了,就先回去了。

第二天,林如彬又带着妻子来到党家,并带来了20匹上等丝绸作为见面仪式。党的女儿接受了礼物,但她仍然消失了。

林如彬恳求党的父母,他们的父母看着他的话语重心长,于是他们进屋说:“如果你不想见他们,你以前就不应该说这些话。既然你说了,林家老人怎么能不再见你呢?”

我女儿没有回答。

过了一会,爸妈又问:“如果一定要消失,要不要给个解释?”

党的妻子说:“告诉他没必要见面,问问就知道了,你儿子从生到死花了很多钱。王兰应该用光钱吗?他们听到这些,肯定不会坚持。”

父母走了出去,把这些话告诉了林如彬。果不其然,林如彬看了一眼妻子,默默地离开了。

客人走后,父母问为什么,女儿讲了这个故事:

“儿子的前任是王兰,一个喝茶的人,有几百万的钱,住在林如彬家里。元朝初年,他头晕目眩。当他躺在床上休息时,被林如彬杀死,他所有的钱都属于他。

我死后,我向颜抱怨我的委屈,颜打电话给我,问我想做什么。我说我要做林家的儿子,耗尽他的财富,让他精神上受折磨,于是我转世为玉童,花光了林家几乎所有的财产,死了。

算了算这几天,发现还剩下十块钱,所以昨天才送了二十匹精帛。从此,林如彬将不再怀念死去的儿子,一年一度的追悼会也就此结束。

韩城的赵子良曾赊给王兰五筐茶,王兰还没还钱就被杀了。党的女儿告诉父母,过几天,赵子良会用价值五筐茶叶的钱作为嫁妆,为他的儿子向我求婚,等我拿到钱,我就离开,不再做他的妻子。"

很快,媒人来谈媒人的事,赵子良的儿子来主持婚礼,并同意婚礼在明年年初举行。钱够了,但是女孩失踪了,她的父母因为害怕梁紫的责难而埋葬了她。

那天晚上,聚会的夫妇又见到了他们的女儿。

女儿对他们说:

“天帝认为世上的人无知,不按常理出牌,以为人可以听假话,神可以迷惑。

如果你以欺骗为生来骗人,别人也会欺骗他。用荒谬的话迷惑人的人会被别人那样对待。因为嫉妒诬陷别人,别人也诬陷他。

虽然这个世界习惯了虚伪和做作,他们之间的报应似乎是看不见的,但在黑社会里,善良是无法被欺骗的。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不去责怪别人的人太少了,让我相信自己去警示人们。

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,因为我已经说出了我的心声。养育的恩情得到了回报,但过去的牵挂。你能不叫我怀旧吗?"

女儿又对父母说:“不要为对方制定计划,这样你就不会感到困惑和讨厌别人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唐文宗太和六年(832年),通功曹赵尊岳说起此事,我便记录下来。
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