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久久精品视频18国产 > 精品系列 >
央视科普节目《走近科学》正式停播,你有什么想说的
发布日期:2021-10-27 22:00    点击次数:62
作者:吕蓓卡文章来源:8字路口原文链接:童年的阴影终于消失,以后再没人拿“科学”吓唬你了1996年的一天,在北京的一座立交桥上,央视节目组正在录制一档名为《奇妙的电》的科普节目。

是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大二的一个年轻人。

评论已经提前写好了。结果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一遍又一遍的说错,一遍又一遍的错。

路人不耐烦了,冲他大喊:“嘿,你会吗?”如果你不,我会的!

导演也不耐烦了:你学过播音吗?你是做这个的吗?

他低着头,虽然一句话也没说,心里想的却是:

如果这座桥下有更高的车经过,我会跳上车,立即离开。我会退出。拜拜。

当时的广元并不叫中国传媒大学,而是有几个民族面孔,传统是狂热。严三姐有一次去演出,但是乐手走调了,现场观众一片嘘声。

这个年轻的实习生,他的同学包括胡克、赵子琪、张丹丹、王蓉和欧阳夏丹...后来,他们几乎都进入了娱乐圈。他们也是今年从李湘毕业的。

而且他主持过一个节目,评分一度是0,也是科普类的。

他叫张腾跃。这个节目叫《走近科学》二十年。

直到2019年9月30日,这期节目的最后一期。

01

1998年6月1日,儿童节,第一期《走近科学》开播。

这一时期,符合科教兴国战略的《走近科学》在央视播出。

从节目标题可以看出,这是一档收视率很低的科普节目:

大型零售商店计算机网络综合管理系统。

如何选择牙膏?

高科技需要风险资本。

三峡地质灾害防治。

......

寒光的最高时间是2000年11月1日。

节目邀请了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来自美国、德国的80多位优秀中国青年学者,主题是“展望21世纪的科学,共话未来”。

六位诺贝尔奖得主包括杨振宁、李政道和丁肇中。当时,杨振宁没有嫁给翁帆,而是一位老科学家。估计现在还能撑起一部分收视率,但那个时候不行。

此时张腾跃的主持风格相当严肃,他的开篇就是量子理论、相对论、宇宙学和基因工程克隆的信息技术,可以毫不违和地接住李政道的粒子物理。

但节目的效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:

最差的时候,全国收视率是0。

请这一点,崔永元会看得更透彻。

他主持屈原杂坛时,总结了自己的经验:

观众一定不要邀请大学生和高中生,但是初中以上学历的人无论如何也找不到。这些人笑得太多了。

2001年,CCTV-10开播,《走近科学》被搬到这个新的科教频道作为主栏目。

这样你就可以发挥主要作用,不用科学计算就可以猜出CCTV-10的整体收视率。

两年后的2003年,《走近科学》因收视率低直接被台湾黄牌警告。

根据央视今年刚刚发布的《央视栏目警示与末位淘汰规定》,节目总共收到两三次警示后将被撤销。拜拜。

在此之前,已有18个项目被撤销。包括《走近科学》周末版衍生的《公共与科学》。对于《走近科学》,生命岌岌可危。

“小崔石硕”也没有逃脱因收视率下降而被黄牌警告的命运。就连千里之外的铁岭人都知道他抑郁。

崔永元说了一句话:

10万以上的收视率是万恶之源。

就在这时,一个神秘的制作人出现了。

他用一个人改写了整个群体的命运,拯救了濒临死亡的《走近科学》。

他是谁?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令人震惊的故事?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(请用自己的头脑去接近科学的BGM)

他的名字叫张,他参与了建国初期的法律报道。他很清楚人们喜欢看什么。他刚来的时候,对《走近科学》不以为然:

“走近科学”的主题来自“五科”:科技部、科学院、工程院、大学、国防科委。主题是什么?你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明白。这么深奥的理论问题,这么复杂的实验过程,能做成电视吗?

如果把原本非常生动、充满激情的科学研究渲染得死气沉沉,把科学家塑造成不吃人间烟火的怪人,谁还敢碰科学?

因此,今年的修订方案立刻变成了:

八达岭高速为什么会成为死亡谷。

古宅之谜

景山坐像之谜。

“营口坠龙事件”

谁在我背后飞?

......

张腾跃的风格也变了。从坐下到用双手双脚,开场白也变成了说书人:

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。......

改版后,收视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,在科教频道排名第一。

这背后,小学以下文化程度的受众是最大的贡献者。

观众的高忠诚度可见一斑:今年8月雅典奥运会期间,作为非体育节目,收视率不降反升。

那句话,“这一切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”很快成为人们心中《走近科学》的LOGO。

然而,它来自另一个央视节目《道德观察》。

02

很多后来被90后称为童年阴影,被中年人侮辱智商的节目,就是在这次改版后诞生的。

例如,2005年,这一期《飞棒疑案》就伴随着一个科学的开篇:

在制药厂空上,发现了形状像棍子的神秘物体。

不明飞行物高速飞行,

是钟吗?还是另类的UFO飞棒?

故事开始了。

原因是通化振国制药厂的班长小张发现了一个长长的飞行物,像往常一样工作时可以照在监视器屏幕上。

小张拿出奥运会的计算水平,发现如果以工厂为参照,飞行物体大概有三米长。飞越30米厂房只用了半秒钟,说明飞行速度达到了200公里。

如此快速和精确,那些努力计算月球大小的科学家简直是弱智。

为了弄清楚这是什么,节目组请来了一位专家。

世界华人UFO联合会是国内民间科学组织,是民政部严厉打击的非法组织。

今年年初,它有一位名叫马萧萧的导演兼法律顾问,他声称与不同种族的外星人有过接触,并举办了一系列关于“我遇到了外星人”的讲座。

当然,这些都是后来的故事。节目中,导演张据说从1990年开始研究UFO,代表作《UFO作为空间导航工具的原理》发表在台湾省UFO科学杂志上。

虽然没有找到这本杂志,但在《中国气功科学》上发现了张主任的另一篇论文,题为《不明飞行物频繁访问中国的意义是什么》。

那些年,他总是以专家的身份出现在各大电视台和媒体的UFO报道中,光是《走近科学》就至少发表了五次。他的工作宣言是:

考察不明飞行物和科普不明飞行物,促进星际文明交流。希望外星人和地球人早日友好接触,互相帮助,和平共处。

在这个节目中,张导演郑重地解释了飞棒的由来,他说:早在1994年,美国人就拍摄到了飞棒,最近一次奇怪的飞棒出现在伊拉克战争时期的巴格达。空。

在中国,这不是第一次拍摄飞棒,而是北京西山的云居寺。

也是在故宫拍的。

而且,这种飞棒不仅可以直线飞行,还可以掉头,雷达无法探测到。

为了探索飞棒的秘密,节目组专门制作了飞棒的虚拟模型。

经过张主任的一番科学研究和抓捕,终于解开了飞棍的真相。

是尚未被发现的远古生物吗?

它是一个替代不明飞行物吗?

都不是!

就是它!

或许节目组觉得以飞蛾结尾太侮辱观众的智商,又增加了一个科学道理:

只要把相机的快门速度调到十六分之一以上,就能看到:一群棍子在狂舞。

03

比如2006年的这一期,叫《愤怒的鬼火》,讲的是湖南洞口县肖佳的一栋普通房子,5天内起火80多次。

伴随着一阵鬼片和音效,节目首先给出了几个猜想:愤怒的神灵还是闹鬼?调查已经开始。

该项目找到消防员寻求建议,但所有燃烧的原因都变得扑朔迷离。例如,一个人死后,一种叫做磷化氢的气体会从他的骨头里流出。当它与空气体反应时,会形成人们在墓地经常看到的鬼火。

当肖的家几乎被形容成墓地时,节目组说:磷产生的鬼火是白烟,这是黑烟,这是不对的。

然后调查发现,肖某家去年住在一个道士家,临走时丢了200块钱,不是肖某女儿偷的。我女儿否认了,差点打起来。

道士走后,说:“几个月内你家出了事,你看着办。”。

节目给出了各种悬念:我怀疑是道士报的火,我猜测是三年前去世的萧父亲的妻子闹鬼。

20多分钟后,我看到了结局,结论来了:

萧的大女儿自己点的火。

因为约定这个楼在我父亲去世后留给大女儿,我父亲又娶了一个继母。她担心这栋楼没有自己的份额,就偷偷放了一些火。

而这个78岁的女人怀孕了?本期分为两集,直接刷新了《走近科学》和央视的十集收视记录。

节目以熟悉的味道开始:

爆炸的消息从偏远的村庄传来。

这位78岁的妇女怀孕了。

这是自然怀孕。

还是人工受孕?

她为什么说她怀孕了?

靠近科学记者,带你探索事件的真相。

揭开78岁女人怀孕背后鲜为人知的秘密!

讲述的是湖南冯凭镇一位78岁的老太太,坚持怀孕三四个月,不仅呕吐,还胎动。

明明一次孕检就能解决问题,节目办了两期,先调查了一下老太太的年龄,发现确实是78岁,又调查了一下老太太是否还有性生活。

经过这些调查,发现老太太已经绝经30多年了,不可能再用人工授精的神通了。

你是怎么怀孕的?老太太坚持说是菩萨送的,村里很多村民都相信她的故事。

经过两个周期的折腾,节目组终于在最后把老太太带到医院检查。

结果老太太没有怀孕,肚子大是因为胖,胎动是因为肠子胀气,恶心呕吐是因为没有按时吃降压药。

有了这些节目,2007年上半年,CCTV10已经高达CCTV6。

张腾跃火了。他说:

以前出门的时候,连门口卖报的都不知道我是央视的主持人。现在,无论我去哪里,人们都向我要签名。

作家郑钧在文章中写道:

南方的读者可能不知道北方城市到处都是流行的浴室。一张票几美元。洗澡后,游泳者躺在休息室里,喝茶、打牌、抽烟、说脏话和讲黄色笑话...一天,我走进一间浴室,发现里面非常安静。原来大家都在看一个叫《走近科学》的节目。

当他还是《走近科学》的嘉宾时,他受一位女性朋友的委托:

她亲吻了主持人张腾跃。

04

《走近科学》的讲故事方法,被那个论坛冲浪时代的所有人总结:

所以,要故弄玄虚,先满足读者的胃口,再呈现一个共同的结果。

最典型的系列是《中国水怪调查》。

比如这一期的《天池怪》,讲的就是有人在长白山天池发现了一个怪物。对比各种细节后发现,和苏格兰尼斯湖的水怪很像。

可以说,既然是“走近科学”,就应该科学地告诉你它是什么,它不是什么。

我先给大家讲各种精彩的猜测,然后逐一排除。

例如,它可能是一种古老的生物,一种生长在6500万年前白垩纪的蛇颈龙,或者它的后代?

随后,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专家表示不可能。天池的水只存在了1000年前,之前的生物早已经被长白山火山爆发消灭殆尽。

这很有道理,这让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刚刚做出那个愚蠢猜测的人。

接下来的猜测,会不会是火山爆发中有放射性物质,天池中的鱼被化学辐射突变了?

另一位专家出现了。他在基因突变问题上有发言权。他叫方。

他说:这个基因的大多数突变都是有害的。因此,这些动物不能生存或死亡...(所以)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。

尽管与他对基因改造的一贯态度不太一样,但项目组接受了这一说法,并继续进行调查。

这时,他们请来了一位画家和一位目击者。据目击者描述,画家用高超的技术还原了水怪的真面目。

所以项目组认定它是哺乳动物。

这时,调查组发现了一件怪事:天池附近有一只燕子的尸体。

长白山天池怪的攻击性是不是大到可以在空击落鸟类?

他们带着燕子的尸体去长春德比寻找,找到了东北师范大学的教授进行探索。

结果,教授说,正是因为大雾,燕子飞得太快,撞到了悬崖上。

经过三段时间,答案终于揭晓了:

怪物是快艇。

2007年《走近科学》还做了几期揭开历史谜团,比如《慈禧身世之谜》,从熟悉的音效和画面开始,超越了国产恐怖片。

节目中,山西长治上秦村一位姓赵的村民找到一位专家,说自己是慈禧的第五代侄子,想为慈禧平反。其实慈禧不是北京人,是上秦村人。

她不姓叶赫那拉,姓宋;不仅有家谱作为证据,当地村民也世世代代知道这个秘密。

这位专家名叫刘启,他自封的身份是:

山西省长治市慈溪市儿童研究会会长。

感觉《走近科学》从中国民间汇集了各种各样的高层人士和大师。

没多久,隔壁西坡村也出现了一位村民,说慈禧是西坡村人,姓王,她叫王晓宇。证据是村子里有一个孤零零的坟墓,上面写着几个字:

慈禧太后的母亲墓。

两家说法唯一的巧合是,慈禧的两只脚两边都长了疹子。

于是刘启以专家的身份开始了他的研究,查阅了大量的文献,得出了一个结论:慈禧是山西长治人。

这些文件包括但不限于:

慈禧画像。

清宫之锁。

帝王之香影影绰绰

《清代十三朝皇宫秘史》。

......

事实上,还有一个方面是节目没有展示的。

因为刘启的表态,长治人真的坐不住了。

有人说慈禧是汉奸,刘启形容她是长治别有用心的人,这是在抹黑长治人民的脸面。还有更狠的,说刘骥才是慈禧太后的孝子和孙子。

毕竟是科普节目,不能光听刘淇的。节目找到了慈禧的合法后裔,慈禧二哥桂祥的曾孙,以及那根正。

他小时候和孩子打架,被称为“慈禧太后的曾孙”。现在,他是颐和园游客投诉站的站长。

他的态度如下:

就在慈禧的故事被说得越来越离奇的时候,节目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解释了一个非常科学的道理,结束了:

几句史料回答不了百年问题。历史真相是什么,意味着什么,我们只能等后人来回答。

???

05

接近科学修正有多成功?

2007年,央视10套一档电视收视报告的前五名节目,基本类似于《走近科学》,或者干脆选了同一个话题。

网上有人模仿节目的叙事风格,打造了一个整体“走近科学身体”。

具体教程:

开头一定要离奇,情节一定要曲折,当事人一定要权威,结局一定要骗人。

打呼噜不能叫打呼噜,它叫半夜里那种恐怖的怪声音;神经病不叫神经病,叫出窍或僵尸附体。

“然而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”和“事情远非简单”需要在全文中广泛使用。......

范文:蜡笔小说——走近科学:成人儿童。

被认为是无辜的孩子比成年人对性有更多的幻想。为什么他的清白消失了?年轻的父母,在养育孩子的道路上,犯下了许多让他们后悔终生的错误?早产,来源于食物吗?还是遗传?

其他人总结了《走近科学》的两个节目原则:

无法解释的现象,创造条件解决!

不能抖包袱,创造条件抖!

在接受张采访时,说:

从某种意义上说,关注收视率是一种孝顺。

他的选择标准是:

话题是否吸引人(4分)、故事是否曲折(3分)、话题是否可见(2分)、对话题的解读是否具有科学权威性(1分)。

不要低估最后一个权威观点。

虽然分数很小,但却打开了科学与伪科学的界限。

走近科学似乎充满了无厘头和曲折,但灵异、闹鬼、UFO和怪物这些今天没人会相信的东西,在当时却有大量的支持者。

当时很多观众的智商水平都被禁足了。

崔永元曾经连续三天做了揭露人体电子助推器骗局的报道。为了客观,播出时没有任何贬义的字眼。谁知道播出后,他们竟然收到了500封求助信,希望代表他们购买这款产品。

一个叫江本胜的日本人写了一本书《水知道答案》说:

演奏贝多芬的《田园交响曲》,水就会形成整齐的水晶。水瓶上贴着“谢谢”的标签。水的晶体是一个美丽的六边形。糊上“混蛋”二字,水的结晶碎散得像听重金属摇滚乐;坚持“爱和感谢”,水充满了快乐,像一朵盛开的花...

这个像笑话一样的理论,被著名童话作家郑听到了,安利马上在电视采访中走了出来:水即使听到赞美,也会有美丽的结晶。孩子呢?……

我的同事朱世义,一个东北已经长到200多公斤的孩子,忍不住插了一句嘴:

救救孩子们。

06

2019年9月30日,张腾跃陪伴《走近科学》到最后一期,主题是“治水花生”。

在电影的结尾,没有熟悉的词来表示下一个通知。

在此之前,他已经开始主持“汉语成语大会”等节目。

早在9年前,也就是2010年底,科教频道再次改版,《走近科学》也不再像过去的怪力那样让人摸不着头脑、摸不着头脑。

本次修订的方向是“以提升内涵为重点,加大科技宣传力度”。

之后,《走近科学》的总制片人不再是张。

主持人还是张腾跃,但他已经不能每天讲书讲故事了。相反,他在原有话题的基础上,逐渐增加了核辐射、绿色能源、机器人等话题。

有人说接近科学就等于踏入科学。主持人张绍刚简单地说,“走近科学”应该改名为“迷路”。

江本胜的“水知道答案”成了一个笑话,他自己也在几年前去世了。

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,虽然有人相信尼斯湖水怪和百慕大时间空的传说,相信生活中存在各种超自然现象,但不可否认的是:

人越来越少了。

走近科学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。

我应该快乐,这是理所当然的,但我比它大一岁,有点难过。

不是有句话:

当陪伴我们走过童年的星星逐渐消失,我们才发现自己真的老了。

篇幅有限,本文已部分删减,请阅读原文后点击【童年的阴影终于消失了,以后再也没有人用“科学”吓唬你了】。
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