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久久精品视频18国产 > 精品推荐 >
好巧,你也喜欢《小偷家族》
发布日期:2021-10-27 20:54    点击次数:113
我终于又要给是枝裕和写信了。

是枝裕和是属于年轻人的事故。

找一个喜欢他的人在一起。

就像找到了灵魂伴侣。

每个人都在一个孤独的城市。

去看电影。

一边坐在一起又哭又笑。

这也是电影给的礼物。

电影《小偷家族》开头,看到冬夜的父子俩偷完东西走在巷子里,突然觉得熟悉的是枝裕和回来了。这是他从《第三嫌疑人》转型后回归家庭电影,也是他的作品第二次在国内影院上映。他还是那个熟悉的是枝裕和。

整部电影从小女孩进入家庭开始,到奶奶去世结束。有新成员进入,有老成员离开,六个人各有各的位置,缺一不可。这才是真正的贼家。

每个人都致力于是枝裕和对社会的思考,关心每个容易处于社会边缘的人。他并不急于定义每个人,而是慢慢展开、解构一切,告诉观众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家庭,物质生活贫乏,慢慢拼凑却充满了爱。他们被世界抛弃,但他们仍然每天努力生活。

柴田初枝奶奶由树木希林饰演。六个人住的房子是楚志的。她已经离婚了。前夫离开她后,她组建了新的家庭,有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女。幸运的是,被遗弃的楚志逐渐有了自己的儿子、儿媳、女儿、孙子和孙女。

当她被劝阻卖掉房子时,她用冷静但坚定的语气守护着六个人住的房子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独自遇见了他们,成为了家里的奶奶,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一起听烟花,一起去海边,完成了那些她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美好。

楚志奶奶其实是现代社会一群老人的缩影。无论是丧偶、离婚、走失、被抛弃还是一直孤独,都有可能导致一个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孤独。所以,当她在海边用沙子掩盖自己的老年斑,说“谢谢”的时候,那时候的她,坦然的知道自己的生命将会耗尽,满足于有这么多人陪伴自己度过一生。

而小樱安藤立夫兰基表演了日本社会的另一群人。他们的工作不稳定,随时可能被辞退,在工作中受伤后生活没有保障,没有固定的地方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群人,他们关心路边无人看管的小女孩能否在寒冷的冬夜里生存下来,愿意为了保护家庭的完整而丢掉工作。

而且,这些人也不在少数。洗衣房和吊塔里的工人,就像男女主角一样,都在为生存而努力。尽管生活条件不尽如人意,但世界上仍有许多人热爱这个世界。

茧扮演吉雅,他和他们都不一样。她原本有一个优越的生活环境,但她在那里并不快乐。当然,在这部电影中,马钰对自己为何逃离家庭的解释有些模糊。但是,从她借用姐姐的名字,告诉四号嘉宾自己受伤的事实来看,她逃离之前的家庭似乎也是一个幸福的选择。

对于这个角色,麻羽去了日本的一家定制店体验了一下,但遗憾的是,这一段在国内版大部分被删除了,我们还是期待电影分级制度的早日到来。

小女孩玲玲和小男孩新泰是是枝裕和一直关注的儿童代表。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父母的陪伴和照顾,就像安藤樱在电影中问的那样:“生完孩子自然会成为妈妈吗?”

世界上有很多自私的成年人。他们关心自己今天有没有赚到钱,关心自己今天是否漂亮,关心自己表面的伤痕。然而,他们给孩子加拳头和脚,把他们当成自己发泄的玩具。他们认为有了糖果和漂亮的衣服,他们可以让他们的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。但是当安藤樱在信代拥抱玲玲的时候,他说:

“他们打你之前说喜欢你。不,他们骗了你。如果他们喜欢你,他们会像我一样紧紧地抱着你。”

这个小男孩有《无人知晓》中柳乐优弥的气质。是枝裕和非常注意电影中小男孩住的壁橱。导演小时候也住在这样的壁橱里。当住房短缺,男孩需要保持一定的个人成长空时,他把壁橱作为一个好的空房间。你应该知道哆啦a梦也住在壁橱里。

影片中,我们看到了小男孩脸上过早承受生活压力的成熟和坚韧,看到了小女儿脸上的恐惧和理解。是枝裕和电影中的孩子经常让人哭泣。从《无人知晓》到《父如子》,他们沉默而懂事,却从未得到过爱。所以,孩子的成长也是导演从未放弃的一个主题。是枝裕和擅长用儿童演员来拍摄。他没有提前给他们看剧本,而是现场教他们表演内容和台词。

同时,三人偷东西、河边走的拍摄手法,让人想起导演的《父如子》。摄影师近藤龙人第一次和是枝裕和合作。起初,是枝裕和想用长镜头,但认为很难实现。摄影师试了一次后,觉得效果很好。直到那时,电影中的这一段才被理解。

从奶奶到小男孩,没有血缘关系,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姓氏——柴田。但换句话说,从孩子到年轻人再到中年人再到老年人,柴田的玲玲有没有可能长大成为柴田的子龄,柴田子龄之后结婚成为柴田的信代,然后成为柴田柴田的早期支系?

根据导演的一些背景准备,完全有可能。社会形成了一个闭环,人们不能仅仅依靠努力来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。因此,偷东西是一个被迫的决定。另外,我觉得这一家人住在一起并不是因为这些人充满了爱,而是因为他们原来的家庭缺乏爱。因为我以前没有经历过,所以有了以后会更加珍惜。

这六个人物本身就代表了日本目前面临社会困境的不同年龄段的人。当他们结合在一起,温暖在一起,我们既感到温暖,又感到悲伤。

不同于一些电影特意设置的情节,故意煽情,让人流泪,是枝裕和拿走了很多会让电影更加泪流满面的桥段。比如电影最后,小女孩踮起脚尖走了出去。其实最初的结局是看着柴田然后喊“爸爸”。然而,最终,是枝裕和并没有用这个结局,而是让电影止步于那个看着的动作。

比如导演其实拍了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烟花,但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在电影里。这种待遇并不迷人。对我来说,我也想知道在绚烂的烟花下,仰望的是什么样的人。

更多的含蓄体现在影片中从未说出口的话语上,无论是第一分支的“谢谢”,还是新泰最后默默喊出的“爸爸”。大概,人的心里总有很多话不敢鼓起勇气向对方表达。

除了相拥相爱,我还在《小偷的家庭》里看到了另一群人,就是那群有时候经常在网上看到的人。主考人的存在让我再次感受到,有时候人性是不分善恶的,不是他们做的就是恶,而是他们不能擅自去理解和定义。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人类共有的,不能简单地由其他外部条件如地区或性别来决定。看到负责调查的女公务员一脸正义的询问和自以为是的阐述,看到安藤樱当时的无奈,她突然觉得语言的解释苍白无力,倒不如一言不发。

所以,不擅自定义别人的生活,是对这个世界上生命存在的最基本的尊重。是枝裕和导演的镜头总是平视的,他客观地向观众展示了这一切,没有褒贬之意,只是为了生存和关怀。也希望这能让观众走下道德的制高点,用心感受这个家庭的困境,看到电影中所有的人都没有任何色彩。

在戛纳最后的颁奖典礼上,只有是枝裕和一个人走在红毯上,看似落寞,但最终获得金棕榈奖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经常觉得一个能主动关心社会弱势群体的导演,一定是对国家充满了热爱。这并不是为了得奖或者其他目的,向世界揭露自己国家的丑陋,而是为了关注那些通常被忽视的人,帮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。像是枝裕和这样的导演对中国社会投以温柔的目光,但我们需要更多。
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