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久久精品视频18国产 > 精品推荐 >
她是唯一敢“离开”作家海明威的女人
发布日期:2021-10-27 21:31    点击次数:151

1944年6月6日凌晨,风暴刚刚散去,盟军先头部队就越过英吉利海峡登陆诺曼底,正式开启了二战最惨烈的一幕。

PS:如果你对这场战斗感兴趣,可以看电影《拯救大兵瑞恩》,电影开头会有一场精彩的诺曼底登陆。

当时,海明威在战争期间作为《科利尔周刊》的特约记者来到英国,但在最初的几天里,他因车祸撞伤了头部。他没有去前线,而是在后方的一艘登陆艇上观看。

同时,玛莎也来到了英国。

她曾经是《科利尔周刊》的战时记者,但这次海明威“抢”了她的工作——每本杂志只有一名记者可以上前线。

她只能借口采访护士,偷偷登上一艘开往前线的医疗船,在厕所里藏了一夜,天亮就下船,成为第一个报道诺曼底登陆战争的女记者。

一个在后面看,一个在前面落地,报道自然不一样。

海明威写道,战争“轰隆隆,仿佛一夜之间拖着整个火车车厢空”,步兵“缓慢而艰难地向前推进,仿佛他们是希腊神话中的巨人阿格拉兹,肩上扛着整个世界”。如隔空观火。

玛莎写道,一些年轻人的尸体“装在鼓鼓囊囊的灰色布袋里”,在船边漂流。他们死在海里,再也没有到达岸边。更有现场的沉重感。

海明威自然是写《老人与海》的作家。我们很熟悉,但玛莎有点奇怪。她是海明威的妻子——但事实上,她不喜欢被这样称呼,所以我想在这里再次提到她的全名:玛莎·盖尔霍恩。

*

两人八年前相识。

1936年底,玛莎和母亲、哥哥来到佛罗里达州基韦斯特度假。这是一个小岛,位于美国最南端,几十海里外就是古巴。

玛莎在邋遢乔酒吧遇到了海明威。那时,他已经出名了,写了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和《永别了,武器》。

第二天,海明威邀请玛莎去他家。他表示他读过玛莎的书,并要求他签名。这让她受宠若惊。当时她只出了两本书,第一本没读,第二本更好。

美国作家麦克林根据玛莎的生平写了一部虚构小说《我不能只抬头看你》,其中提到:

厄尼斯特·海明威读了我的作品,而且很喜欢,而且还认出了我的名字,而且对这本书的评价高到要我在上面签名。我红着脸感谢了他们二人,把书放在膝头,不自在地坐着。我不知道在上面写什么好,写什么才能足以表明我的心情。整个场面犹如一场幻梦,即便我再疯狂的想象也不可及。

后来,在谈到西班牙内战时,海明威说他正在组织一群记者和作家报道这场战争,并问玛莎是否会去。

玛莎不置可否,但不久之后,在1937年初,她找到了一个她认识的《科利尔周刊》的编辑,问了一个特约记者的身份,拿着她的背包和50块钱,独自去了西班牙。

这个作家群体包括加缪、聂鲁达、乔治·奥威尔等。,他们都是成功人士。

玛莎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,没有什么自信,但在海明威的鼓励下,她写下了第一篇战争报道《只有子弹在哀悼》,发表在《科利尔周刊》上,被《纽约客》转载,逐渐成名。

两个人朝夕相处,感情迅速升温。

当我心中的偶像,文学大师,投怀送抱的时候,谁能抵挡?在海明威的积极攻击下,玛莎倒下了,他们发生了性关系。

事实上,两人的年龄相差十几岁,海明威还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,但这干柴烈火已经着了火,连太平洋都扑灭不了。

1940年,海明威与第二任妻子波林·普发离婚。

第二个说,因为有一个战线,哈德利·理查森(Hadley Richardson),两人在一次聚会上相遇。

离婚三个月后,1940年11月,他们结婚了。

在此期间,海明威写了《丧钟为谁而鸣》,他的奉献精神是“这本书献给玛莎·盖勒霍恩”。

玛莎的事业也很成功,报道了捷克斯洛伐克的苏芬战争...
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作者菲茨杰拉德曾嘲笑海明威:“每次他创作一部作品,他都需要一个新的女人。”

的确,《不固定的季节》写的是他和第一任妻子的巴黎;《非洲绿山》和二太太的狩猎之旅;《第五纵队》的男女主角是根据海明威和他的第三任妻子改编的。

*

在欧洲东部,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,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。

蜜月还没结束,玛莎就想去中国做战时报道。但是他的妻子海明威必须和他一起去。他们取道香港前往战时首都重庆,受到了宋美龄的接待。

在中国,这两个人第一次有了分歧。

玛莎跑来跑去采访,得了痢疾和湿腐病,双手脱皮发黄,生了真菌。

另一方面,海明威在酒店里喝着泡过蛇的春酒,坐在用手扣着扣子的马臀皮沙发上,和来这里的游客见面,听他们讲述香港的故事。

在一个鸦片馆里,玛莎看到一个瘦小的小女孩在做清洁工作,她一天只能挣20美分。她感到无助,想做点什么改变现状,但海明威说她“天真得无可救药”。

“你真该见见那个鸦片窟里的姑娘,看到她的生活我差点死过去。”“至少这样想想看:她也许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悲惨,这是她熟悉的一切,她的生活,不是你的。”“也许吧。但如果我把她的故事写出来,或许能改变些什么。”“你要这么想的话就天真得无可救药了。再说发生改变后,她可能根本无法接受。人们都喜欢已知的生活,这是人性。”“无法苟同。”威士忌撞向喉咙下方,一阵刚刚好的灼烧感,“至少我要试试。”“随你的便。”他说。我怒气冲冲地去洗澡,重重地关上了身后的门。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两人经常吵得不可开交。

海明威家有精神病史,他喜欢喝酒。他喝醉后又疯又暴躁,甚至拿枪指着玛莎。

他还养了一群公猫,拒绝给它们绝育,因为他崇拜雄性。当猫发情的时候,它会惹恼它的邻居,所以玛莎在公猫不在的时候阉割了它。

在写作中,媒体总是有意无意地将玛莎的精益写作风格与海明威进行比较。比如《纽约客》写道,“她把海明威的作品读得太透彻了……作为妻子是和蔼可亲的,但对于一个虚构的作家来说是危险的”。这也惹恼了她。

玛莎写了一本故事集,海明威建议写标题“海明威夫人”,这让她怒不可遏。

“你是说利用你的名声?”我立刻戒备起来,“那样可是正中大家下怀了,难道不是吗?那些评论你也都读过了。”“这本来就是你的名字,只要你想用,凭什么不行?”我感到颈部一阵灼热,像沿着梯子般攀了上来。“‘盖尔霍恩’是我身为作家的名字,我所有的出版物只用过这一个名字。”“那你是更在乎自尊还是销量?”“你觉得我只靠自己无法达到。”我的声音尖锐起来,强迫自己保持呼吸,“是这个意思吗?不借你的光我就只能完蛋?”“你太夸张了,我不过是想帮你。”“或许如此,但这是我的作品,我必须用我的名字。”

1945年,西班牙内战结束,他们的关系彻底破裂。这时,海明威遇到了一位新的女士,玛莎干脆选择了离婚,而她是他历任妻子中唯一一个敢于主动离开他的人。

之后,他们各有一段婚姻,但都不幸福。

1961年7月2日,海明威用双管猎枪指着自己,扣动扳机自杀。

*

玛莎活了很长时间。离婚后,她从古巴搬到了意大利,然后去了墨西哥和肯尼亚,最后在英国定居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她几乎失明,卵巢癌扩散到了肝脏。1998年2月15日,他服食氰化物胶囊自杀,享年89岁。

她一生写了5个长篇故事、14个中篇故事和2个短篇故事。她被称为“历史上最伟大的战地记者”,因为她报道了60年的战争。

*

有一张照片,我非常喜欢。玛莎微笑着看着海明威,但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
是什么让他们从陪伴变成了诋毁?

也许海明威太挑剔了。

也许是名气。海明威是名人,喜欢被一群人包围,而玛莎喜欢安静。

可能是不同的追求。海明威想让她教她的丈夫和孩子,她一直想去战场上报道。于是他咆哮着问:“你是战地记者还是我床上的妻子?”

也许他们两个性格都很强硬。海明威是个硬汉,看《老人与海》就能感受到。玛莎也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。诺曼底战役前,她乘坐一艘载有武器和炸药的运输船从美国前往英国,是船上唯一的乘客。这种船只经常成为敌人攻击的目标。她不怕死。

也许玛莎的独立。在一次采访中,她说:“为什么我要成为别人生活的注脚?“她不希望别人把她当成海明威的妻子,但人们总是把他们联系在一起。

其实海明威不就是她的注脚之一吗?

如果你喜欢,不妨关注一下我的官方名字:wenyqbg,谢谢!

她是唯一敢“离开”作家海明威的女人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