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久久精品视频18国产 > 精品推荐 >
她找了一帮素人演员,把东北农村荒诞事件拍成了电影
发布日期:2021-10-27 22:01    点击次数:121
https://www.zhihu.com/video/1010922706367328256

刘冬雪:不会画画的编剧不是好导演刘冬雪:不会画画的编剧不是好导演。

在城市的高楼大厦里,你玩空,吃外卖,或者环游世界,过着看似平淡却习以为常的生活。

你可能想不到,在吉林省四平农村一片荒芜荒废的土地上,有一群人,没有生活,没有精神。

无法解决存在的矛盾,他们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神灵身上。

一对住在这里的夫妇求助于双目失明的神仙、天主教的村妇和患有脑血栓的寺庙巫师,在他们的儿子患上歇斯底里症后,他们一路无法说话。

儿子的肉身成了容器,儿子的病床成了舞台,各路“神仙”依次出现,施展拳脚,接受终极力量的检验。

反复被骗,反复继续。

这些镜头,被一个叫刘冬雪的导演,拍进了电影《吾神》里。这些镜头被一个叫刘冬雪的导演拍进了电影《我的上帝》。

在这部电影中,她既是导演又是编剧。

事实上,焦点平面中的四平农村是刘东学的家乡。

她最喜欢的祖父死在这里,埋在土里。

她曾经认为她能感觉到的一切都是确定的,比如朋友永远是朋友,家人永远在一起。

长大了,朋友搬走了,一直和睦相处的父母选择了离婚,爷爷去世了。

她只看到了父母刻意展现在她面前的和声,却看不到和声下的许多空洞。

就像那对儿子歇斯底里的夫妻,也像其他同样生活在贫困的东北农村的农民一样,跳着伟大的精神,烧纸钱,做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他们看不到自己经历过什么故事,所以必须依靠这样的“信念”来帮助自己走出困境。

刘冬雪想真实地表达这个特定的环境和这个故事。

在她的视线里,这样一个4,50户人家的小村庄,有本土的“萨满”,有基督教、佛教多种宗教掺杂。在她看来,这样一个有450户人家的小村庄,有当地的萨满,夹杂着基督教和佛教。

我听过很多关于死人复活,装死,滥交之类的事情。

孩子们会骄傲地告诉你:“我爷爷是大神,我奶奶是大仙。”

刘冬雪的奶奶住在长春附近的一个村子里。村里有教堂,然后80%的人信主。

她亲眼看到一个没有地位的农村妇女,她只是某个人的妻子,但在教堂里,她成了那个能站在舞台上教大家唱歌的人。她有了片刻的身份,她可以享受到别人不得不倾听她片刻的存在感。

在漫长而无助的生活中,这里的小人物借助宗教寻求自己的出路。

包括电影中的张大权,儿子患有癔症的父亲,在寻求“医疗”和询问“药物”的过程中,开始焦虑不安,不断质疑自己信仰的神灵。从被欺骗到转变信仰,他也在摸索自己的答案。

在干燥寒冷的雪地里,这里的每个人都在不断地问自己:我该相信什么?

如果在现实世界中,所有的困难都可以轻松解决,谁愿意浪费时间毫无感情地去叩拜一尊雕像?

但其实,无论是基督教、佛教还是江湖骗术,都有自己的扎根土壤和存在理由。当村民面对无法解释的现象和精神物质上的贫困时,也许,只有信仰和幻想的理想世界才是他们在人们心中的乌托邦。

即使是金钱,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图腾信仰。

刘冬雪多次强调自己是无神论者,但她尊重每个人的信仰选择。

为了控制成本,也为了达到更真实的效果,刘冬雪在《吾神》里用的,全是本地生活的素人演员。为了控制成本,达到更逼真的效果,刘冬雪在《我的上帝》中使用的业余演员都是本地生活。

其中一些演员有自己的艺术梦想。

有些人只想得到报酬,

有些人除了想被曝光什么都没有;

比如饰演张大权儿子的小演员,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拍电影,让很多人都能在电影院看到他。

结果,一群缺乏表演经验的业余爱好者带着自己的担忧,最终取得了不错的表演效果。

当然,这不是刘冬雪的第一部影视作品。

2011年从中央美术学院电影系毕业后,她从小就几乎完全放弃了绘画实践。她卖火柴,发表诗歌,写小说,跟随剧组,在公司工作,还拍了短片:《分手信》、《爱你360度》、《爱的极光》和《食人》。

我只是没有赚太多钱,或者说我曾经赚过,但是我马上就被她投入到下一个工作中。

比如《我的上帝》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。

当没有钱的时候,就像张大权期待下一个“医生”能治好他的儿子一样,他也期待着很快拍一部赚钱的电影。

当第一届电影节(FIRST Film Festival)最佳导演和最佳故事片提名通知她时,她抱头蹲下来哭了:终于,她配得上和她一起在农村苦苦等待的哥哥了。
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